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六百七十一章 诡异杀机

  

  赵义眼神温柔地望着夏琳琅,开口道:“晟阳神君虽是八品,但品行不错,从未有过仗势欺人的举动,想必你也有所耳闻。收藏本站当年我初入这破碎天的时候,曾被罗生洞天的强者追击,几无容身之地,是晟阳神君将我藏匿起来,要不然这破碎天哪还今日的赵义?”

  “所以你就找上了他?”夏琳琅冷眼望着赵义。

  赵义一声叹息:“天地泉这东西,除了那几位八品,破碎天中任何人得之都只会引火烧身,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

  “那我可真的要谢谢你了!”夏琳琅咬着银牙。

  赵义摇头道:“琳琅,我知道你会怪我,但此事非如此解决不可,你入破碎天的时间比我较晚,三千年前那一场血腥风雨你未曾经历,可我是亲眼看过来的,那一次玄机鱼的现世,不下十位七品开天陨落,都是曾经染指玄机鱼的人,他们何尝不像今日的你一样?纵然得了那玄机鱼,又安能保全?我不想看你重蹈前人覆辙,所以就算你骂我,恨我,我也认了!”

  夏琳琅抿着嘴唇,淡淡道:“说完了?”

  赵义微微一怔,颔首道:“说完了!”

  夏琳琅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看向赵义:“我知道你是什么想法,我也知道你或许是真的为我好。”

  赵义脸上浮现出一抹喜色,还以为夏琳琅被他说动,然而下一刻,这喜色便荡然无存。

  “然而不管怎样,天地泉我是不会交出去的!”夏琳琅语气坚决,“若你还念在往日交情的份上,就让开道,否则你我情分便止于此了!”

  赵义脸上顿时浮现出痛楚神色,张嘴欲言,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便在这时,赵义现身的那楼船上,两道身影悍然杀出,直朝杨开扑来。

  这两人一男一女,皆有六品的修为,一个白衣翩翩,丰神俊朗的男子,一个天真烂漫,手持桃花的女子。

  人未至,两道神通便已朝杨开轰下。

  杨开一身气机不由自主地躁动起来,长久遁逃的憋闷在这一瞬间化作无边杀心!

  这变故让杨开微微一怔。

  抬眼望去,露出讶然之色。只因那冲自己袭来的一男一女,竟是曾经有过两面之缘。

  第一次是在破碎天星市,杨开送走乌邝后,独坐酒楼二层,看到在街道上行走的二人。

  第二次是在天地泉现世的那乾坤洞天之外,当时这一男一女也在场,只不过随着夏琳琅等几位上品开天的现身,围观者也都逐渐散去。等杨开配合明王天的渔叟擒下血鸦之后,这一男一女早不见了踪影。

  对这两人,杨开可是记忆深刻,尤其是那白衣男子。

  只因两次见面,杨开都本能地对他生出一种排斥和厌恶之感,好似与这家伙天生有什么仇怨似的。

  这一次更甚,白衣男子悍然出手,杨开一身杀机瞬间被牵动,凛冽沛然。

  杨开甚至感觉自身龙脉都在蠢蠢欲动。

  这两人出手突兀,事先更是毫无征兆,明显有偷袭的嫌疑。

  夏琳琅勃然大怒,娇喝道:“放肆!”

  抬手一掌便朝两人拍了过去,那一男一女虽都是六品,联手之威着实不俗,但在七品开天面前还是有些不太够看,一掌之下,两人的身影猛地一凝。

  赵义脸色也变了,疾呼道:“不可!”

  闪身便挡在了夏琳琅前方,一掌迎上。

  虚空震动之下,世界伟力碰撞,赵义身形爆退,夏琳琅也微微晃了一下身子。

  倒不是说赵义实力不如夏琳琅,若是生死相对,两人顶多伯仲之间,或许赵义还要更甚一筹。

  只不过赵义仓促出手,而且心系夏琳琅也不敢动用太强的力量,这才吃了点小亏。

  “赵义,你要阻我?”夏琳琅满面怒容。

  赵义满脸苦涩,压下小乾坤的些许震荡,开口道:“琳琅,这两人是晟阳神君的人,不能杀!”

  夏琳琅表情一滞,这才明白为何赵义都没有出手,偏偏两个六品胆敢在她面前放肆,原来是晟阳神君的人,有这么一位八品开天做靠山,破碎天又有谁会被他们放在眼中。

  “而且,那男子与破碎墟那边的某个势力有些关联。”赵义悄悄传音。

  夏琳琅怔住。

  破碎墟,既是破碎天的最深处,也是一处禁地。那地方即便是晟阳神君这样的八品开天,轻易也不敢踏足,即便来到这破碎天两三千年了,夏琳琅也从未进入过破碎墟,甚至连这个念头都不曾涌起过,只因那破碎墟不但环境极为恶劣,里面更生存了一些极为强大的存在。

  那白衣男子若只是晟阳神君的人也就罢了,若是真与破碎墟某个势力有关,才是最让人忌惮的。

  两人说话间,杨开已与那一男一女交手,以一敌二,虽然品阶相同,但丝毫不落下风,一杆苍龙枪枪意凛然,出神入化,世界伟力迸发,打的那男女近身不得。

  这一幕让惊鸿一瞥的赵义看的目瞪口呆。

  他虽与那男女不熟,只是这一次临时合作而已,但也知那男子虽然只是六品,却是他所见过的最强的六品。

  同品阶之下,他若真有心击杀对手,用不了一盏茶功夫。

  那女子虽然不如男子,却比寻常六品厉害不少。

  这样的两个人联手,赵义本以为拿下杨开不过是手到擒来,谁知竟是势均力敌的局面!

  这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怪胎?赵义微微失神。

  眼角余光忽然瞥见夏琳琅的身影朝战场处冲去,赵义大惊失色,再次阻拦,苦心婆心道:“琳琅,不要执迷不悟了,道理我已说与你听,你听的进去最好,若是听不进去,今日便是让你生厌,我也要拦住你!”

  “滚开!”夏琳琅狠狠一掌拍下。

  赵义满嘴苦涩,却也只能催动力量抵挡。

  一时间两处战场杀的风生水起。

  且不说赵义和夏琳琅谁也奈何不了谁,打的虽然水深火热,可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赵义处处忍让,在夏琳琅的攻势下节节败退,不过夏琳琅想要摆脱他的纠缠也是奢望,毕竟大家都是七品,赵义一心阻拦的话,夏琳琅是没有丝毫办法的。

  更何况,她此前将秦奋等人收进了自身小乾坤内,与人争斗时多有不便,影响自身实力发挥。

  杨开与那一男一女的争斗相对而言就火爆多了,彼此双方谁也没有留手,出手便是杀招。

  那一男一女眸露震惊之色,杨开同样惊叹不已。

  同品阶之中,如今的他已经很难碰到能与他交手过招之人,撇除血鸦这样夺舍重生的老怪物不谈,他若是有心击杀某一位六品,十几息内便可分生死。

  然而对面这一男一女却给了他巨大的惊喜。

  女子稍微差上一线,那男子却是真正的了不得,便是与他单打独斗,也有抗衡的资格。

  激战之中,苍龙枪一片滚烫,每一枪刺出时,龙吟咆哮震耳发聩。

  这是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不但苍龙枪有异常,杨开体内的龙脉更是热血沸腾,一腔杀机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下去,一双眸子几乎都变成了赤红的颜色。

  对面男子同样如此。

  酣战半晌,杨开蓦然从对方体内察觉到一丝极为诡异的气息,恍然大悟,这白衣男子竟跟自己一样,都是身负圣灵血脉!

  不过与自己不同的是,这人并非后天炼化圣灵本源,应该是先天就有一丝圣灵的驳杂血脉。

  正是因彼此血脉的相冲,所以才会见面如仇人一般眼红。

  梨花朵朵,桃花交印。

  金乌的啼鸣声响起时,大日跃出,花海破碎,杨开一枪刺下。

  手持桃花枝急速朝杨开逼近而来的女子浑身冰凉,眼帘中,那灼热大日急速放大,几要将她吞噬。

  气机锁定,进退不得,娇喝一声,手中桃花枝递前拦截。

  大日灼灼,桃花枝融化开来,眼看那女子便要命丧在苍龙枪下,那白衣男子闪身而来,双指并拢,直朝杨开心口插去。

  攻敌必救!

  杨开毫不迟疑,抽枪朝他扫去。

  一枪之下,直接扫在那白衣男子的腰间,狂暴的力量迸发之时,白衣男子张口便是一蓬血雾吐出,罩向杨开。

  那血雾极为诡异,杨开即便是催动力量防护己身,竟也被沾染许多,入体既融。

  巨大龙头不受控制地从杨开身后浮现出来,一声咆哮,震动九天。

  死里逃生的女子身形闪动,扶住了踉跄的白衣男子,一脸紧张关切:“少爷!”

  白衣男子摇了摇头,眼下口中鲜血,目光死死地盯着杨开,嘴角微勾。

  杨开眉头紧皱,浑身燥热难挡,摇头晃脑之际,竟有一种忍不住要化身半龙的冲动。

  夏琳琅似是察觉他情况不对,闪身而来,一把抓了他的胳膊,低喝道:“走!”

  杨开压下心头杀机,深深地盯了那白衣男子一眼,虽然很想赶尽杀绝,但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这边争斗的动静不小,若是附近有人的话应该有所察觉,空间法则催动,裹住夏琳琅闪身遁去。

  白衣男子一拳挥出时,面前已不见了杨开和夏琳琅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