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炼巅峰 > 第四千七百五十九章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第四千七百五十九章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藏身暗处关注这一场争斗的诸多六品皆都面色震骇。

  方才杨开与王高阳一战,与周师姐一战,他们全都在看中,不可否认杨开确实强大,连王高阳和周师姐那样的老牌六品竟都不是他的对手。

  但这种强大好歹在他们的认知范围中。

  可如今这一幕就匪夷所思了,比王高阳和周师姐更强大的赵师兄,竟不敌人家一拳之威,当场吐血受伤!

  这特么还是六品?这家伙是七品吧!

  可杨开身上涌动的力量波动,确实只是六品无疑。

  旁观者不清楚赵师兄为何会忽然受伤,赵师兄自己却是清楚的,那一拳看似毫无力道,但却有凶猛力量在自己小乾坤内爆开,让他小乾坤震荡颠覆,一身世界伟力差点暴走。

  “下一个!”

  虚空中,杨开睥睨四方,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众多原本藏身暗处蠢蠢欲动的六品开天皆都沉默,王高阳败了,周师姐败了,连赵师兄也败了,这杨开之强大让他们感到绝望。

  不是洞天福地出身的武者,怎么可以强到这种程度?在他们的认知中,出身洞天福地的开天境向来都是比寻常武者要强大一些的,因为各自的底蕴不同,同品阶之中,除非底蕴相差太大,否则永远都是出身洞天福地的弟子更厉害一些。

  每个人心中都感到憋屈万分,顾师妹被人家玩弄感情,始乱终弃,如今他还在这里肆无忌惮地叫嚣,一副目中无人的做派,他们何尝不想给顾师妹出口恶气,然而打不过啊,就算上去了也是自取其辱。

  琅琊的脸面,几乎被他们丢光了。

  一座灵州上,一道身影远远朝这边观望,眼见此景不禁眉头微皱,片刻后叹息一声,一步跨出,身形在原地模糊。

  他的动作不紧不慢,但速度却是奇快无比,第二步落下的时候,人已在虚空之中,等到第三步,赫然已来到了杨开面前,喧嚣的风儿缭乱黑发,来人身形笔直,世界伟力凶猛澎湃。

  杨开扭头朝他望去,咧嘴一笑:“洞天福地,底蕴果然非同凡响!”

  这来的家伙,一个比一个厉害啊。先是王高阳,接着是那周师姐,然后是赵师兄,如今出现的这个,气息比起之前三人还要雄浑。

  “乐莽师兄,是乐莽师兄!”暗处有人低呼。

  “乐莽师兄总算现身了,这下让这小子吃不了兜着走!”有人振奋欣喜。

  “敢欺我琅琊无人,小子太不是东西了,定要打的他吐血三升才好!”

  “乐莽师兄能打的过他吗?别打输了,那咱们琅琊的脸面可就真的彻底丢干净了。”

  “呸呸呸!掌教可是说了,乐莽师兄乃是咱们琅琊七品之下第一人,怎么可能打不过那小子,三百年前宗门武会当中,乐莽师兄可是轻而易举夺了魁首之位。”

  “也是!乐莽师兄别跟他客气,先揍他个满面开花再说。”

  当这叫乐莽的六品开天现身时,四周虚空神念穿梭涌动,热切交流。

  杨开望他一眼:“看样子你在琅琊中人气很高啊!”

  乐莽呵呵一笑:“没办法,大师兄嘛,总得有大师兄的样子。”

  杨开忽然回想起自己在神兵界历练的场景,微微颔首:“我也当过一段时间的大师兄。”

  乐莽眼睛微亮:“那咱们一定有很多共同话题可以聊一聊。”

  “比如?”杨开微笑地看着他。

  乐莽道:“比如冤家宜解不宜结,这一场纷争在我看来是毫无必要的,不如这位师弟你就去跟顾师妹道个歉什么的,咱们化干戈为玉帛,怎么样?”

  杨开摇头道:“我无意在琅琊掀起争斗,只是诸位师兄弟不听解释啊。”

  乐莽道:“可是做错了事总要认错啊,世间之事,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你若是能对顾师妹从一而终,诸位师弟师妹又怎会为难你?顾师妹年纪小,修行时间短,在我们这些做师兄师姐的眼中,可都是宝贝疙瘩,谁也不愿她受半点委屈,谁若是让她受委屈了,那就是我们的仇人,哎呀……”

  话没说完,乐莽忽然抬手捂住了眼睛,诧异地望着杨开:“这位师弟你怎么打人?我话还没说完呢。”

  杨开提着自己砂锅大的拳头,默了片刻道:“不好意思,有些没忍住,你继续说。”

  乐莽狐疑地瞧了一眼,这才接着道:“你与曲华裳的事,我也听说了,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反正你们还没完婚,修一封书信去阴阳天,退了这婚事也罢,阴阳天弟子的名声可不怎么好,那曲华裳哪及得上顾师妹万一……你怎么又打人?”

  乐莽手捂着另一边的眼睛,有些不乐意道:“到底要不要听我说了。”

  杨开已合身扑了上来,如下山猛虎,咧嘴笑道:“你说你的,我打我的……”

  乐莽大怒:“那我不是吃亏了?”

  说话间,迎着杨开就扑了上来,世界伟力碰撞,两道身影如陀螺一般纠缠,时而冲天时而落地,转战乾坤四方。

  轰隆隆的声响不绝于耳,恐怖的能量波动席卷。

  那两道身影腾挪的极快,许多人甚至有些看不清战况如何,根本不知谁优谁劣。

  短短不过十几息功夫,两道身影忽然分开,一人傲然立于虚空,一人狼狈落向下方。

  众人紧张地望去,入目所见,心凉了一截。

  那傲然立于虚空中的,赫然是那虚空地杨开,被打落尘埃的,竟是琅琊上品开天之下第一人乐莽。

  远远地,乐莽声音传来:“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我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你承认不承认吧!”

  杨开不做理会,鹰视狼顾,四盼之下沉声喝道:“还有谁?”

  虚空中一片静谧,隐匿身影的诸多开天没人答话。

  连乐莽师兄都不是此人对手,整个琅琊六品之中又有谁能打的过他?细细想来,方才他与乐莽师兄的交手,竟然不过十几息就已经分出了胜负!换言之,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极大,否则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结束了战斗。

  一个外来户在自家地盘上竟然如此嚣张张狂,偏偏人家实力高的离谱,琅琊弟子们心中一片悲愤憋屈。

  今日之战,琅琊的脸面算是彻底丢光了。

  “哼,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杨开傲然道。

  所有隐藏暗处的琅琊六品眉头皆都一跳,原本就憋屈悲愤的不行,但人家确实厉害,这一点不得不承认,又是光明正大地赢了宗内最强的那几位六品,所以纵然再怎么感觉屈辱,也只能憋着忍着。

  武道一途,知耻方能后勇!

  偏偏这小子居然还要火上浇油,这是太不把琅琊放在眼中了啊,如何能忍?

  “大家一起上,弄死他!”一声怒喝从虚空中传来,一道身影显露,直直地朝杨开扑了过去,满面煞气!

  紧接着第二道身影显露,第三道,第四道……

  杨开一抬眼,茫茫多的六品五品开天朝自己这边涌来,四面八方全是人,眨眼就将他围聚了个水泄不通。

  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扭头四望,那围聚在身边的众多开天一个个面色狰狞,还有人一只手握住拳头,砸在另一只手掌上,发出碰碰的声响,更有人狞笑地望着杨开,伸手在自己脖子上一划,做出一个无比形象生动的威胁姿势。

  杨开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威严喝道:“以多欺少,你们……还要脸吗?”

  毕竟是出身琅琊福地的,被杨开这么一问,不少人都露出尴尬神色。确实如此,单打独斗不是人家对手,这就要群殴了,传扬出去名声也不好听啊。

  “道貌岸然,始乱终弃之辈,人人得而诛之!”有人怒喝。

  “对对对,人人得而诛之!”旁边人连忙点头附和。

  “别跟他废话,大家一起上啊!”

  话落瞬瞬,那茫茫多的六品五品开天一拥而上,眨眼便将杨开淹没了。

  混乱的世界伟力跌宕而起,拳脚相加的声音持续传来,虽然不断地有人被轰飞出去,但很快便有旁人补上位置。

  更有人被挤在外面进不来,急的直跳脚,一边奋力朝内挤去,一边大喊:“诸位师兄让一让啊,让我也揍他两拳出出气!”

  被人群包围,不知吃了多少拳脚的杨开闻言,气的肺都快炸了。

  真若是生死搏斗,被这么多围上的话,他或许凶多吉少,或许能杀出一条生路。

  但不管如何,自己肯定会受伤不轻,琅琊也要死伤无算。

  然而这毕竟不是真正的生死搏杀,琅琊弟子们下手虽阴,却都是留了余力的,别看他们刚才一个个都摆出要将杨开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的姿态,但真的动起手来,谁也不会痛下杀手。

  那拳脚之间的力量,顶多就是让杨开受些皮肉伤,让他涨点教训。

  碰碰碰的声响不绝于耳,每一瞬间,杨开都不知要挨多少拳脚。

  身上有龙鳞衣防护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关系,这衣服乃是他一身龙鳞幻化,防御出众,脸上都防护不住了,有阴损的家伙专门对着他的脸上招呼,一拳砸过来,让他好一阵眼冒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