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玉烟染 > 第二百零一章 太极宫声讨

  大殿中,五位尚书大人面孔严肃,除了他们,左右两位丞相也都进宫了,这两位丞相都是追随过武帝的,如今年纪大了,玉兮捷便许他们不上朝,只有要事商议时才宣他们进宫。

  几人跪下请安,玉兮捷淡淡叫起。

  “你们的折子朕看了,爱卿们的意思朕已经明白了。”玉兮捷颇有威仪地扫过众人,然后止了话头。

  下头站着的七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忐忑。

  怎么回事?他们以为柔缈公主做出这种有辱皇家颜面的事,皇上会大发雷霆呢,可皇上不仅没有发火,反而对他们的态度有些难以琢磨?

  在场的都入朝为官多年,深知为人臣子,最大的原则就是,只能劝谏,不能直言。

  比如,他们想请皇上下旨拨款赈灾,可以说:“皇上,南方有洪涝灾害,当地官员正积极组织赈灾,但钱粮稍有不足。”而绝对不能说:“皇上,您快下旨开仓放粮吧,您再不有所作为,您的百姓就要一命呜呼了。”

  敢那么说,皇上心中只有两个字:“放肆!”

  说白了他们只能将事情呈报给皇上,可以表达意见倾向,但不能替皇上做主,也不能随便引导皇上做出判断。

  眼下皇上是什么意思呢?

  皇上说明白他们的意思,但没再说话,就是无声地告诉他们,他不打算照他们的意思办。

  聪明的臣下,就该闭嘴不言,因为皇上已经有自己的态度了。

  但是,他们就是为了柔缈公主的事情进宫来的,实在不甘心一句话就被皇上堵回去了。

  于是,礼部尚书硬着头皮上前,肃然道:“皇上,臣等以为柔缈公主此举实在太不妥当,公主尚且年幼,一时想岔了也是有的,还请皇上帮公主迷途知返。”最后,他挑了个比较委婉的说法,试探道。

  “嗯,顾爱卿所言确有道理,不过爱卿们啊,你们是不是将事情想得太复杂了?”

  下头几人又面面相觑,两位老丞相拱手道:“臣等愚钝,还请皇上解惑。”

  玉兮捷慢条细理道:“柔缈虽然脾气差些,但朕知道她的性子,做不出多出格的事。朕看你们的折子,无非是指责她掳走了驿馆中两位王子,太过骄纵蛮横了,朕便依你们的意思,下旨申斥她,如何?”

  礼部尚书愣住了,“皇上,那两位王子呢?”

  玉兮捷皱了皱眉,“两位王子怎么了?”

  礼部尚书硬着头皮道:“您不下旨让两位王子搬回驿馆吗?”

  玉兮捷不耐烦道:“这也用朕下旨吗?朕的旨意难道已经稀松平常到如此,连搬家这种小事也要明旨昭示?”

  几位大人忙道不敢,但他们还是不肯放弃,皇上的意思太过暧昧含糊,而且他们听着,怎么像是希望那两位殿下留在公主府?

  此时,户部的孙尚书眼睛骨碌碌一转,道:“皇上,两位殿下经此一事想必有些受了惊吓,臣以为,为了安抚驿馆中其他各属国王子,皇上不如将两人叫入宫中安慰一番,以示重视。”

  几位尚书偷眼看他,给了他个“干得好”的表情。

  那两位殿下就算身为质子,好歹也是皇室子弟,突然被一位公主强掳回府中,自尊心上肯定受不了,只要将他们叫进宫,他们在皇上跟前一哭诉,皇上就再也偏袒不了公主,非得明旨让他们搬回去不可!

  几位大人眼巴巴望着皇上。

  玉兮捷装模作样地叹了叹,道:“唉,出了这样的事,朕都觉得没法见他们俩,不过几位大人坚持,朕也觉得在理。总归是我靖国有错在先,罢了,许怀升,你去公主府宣两位殿下进宫吧。”

  “是,皇上。”

  ——

  公主府。

  玉烟染、白弋和百里渔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