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主 > 第两百四十章 日新月异(还昨天欠更1/1)

第两百四十章 日新月异(还昨天欠更1/1)

  开元四年,是天下“动荡”的一年,大宋各地都大兴土木,修道路,挖沟渠,从大族豪强处掠夺的钱财粮食被急速消耗,而百姓家里,却是钱粮富余,活的不再如以往那般艰难。

  烈日炎炎,西源县的工地里,却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巨大的轰鸣声,伴随着土石的崩塌声,震耳欲聋。

  文天祥在一个身形高大,面容白净的锦衣卫的带领下,参观着这处正在施工的地方,看着那巨大的怪异工具,以及那快到不可思议的施工速度,心中的震撼难以言表,恍若是身处梦中。

  虽然早就听闻朝廷的天工阁里制造出来一批奇物,一件便可顶数百人之力,但到底还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听上一千遍,也永远不如见上一次来的震撼。

  “李大人,敢请教这是何物?!”

  文天祥拱手,向着身旁的锦衣卫施了一礼。

  “文大人不必如此客气,文大人作为新科状元,如今又任了西源县的县令,未来前途可谓是不可限量,不是我这个无名之辈可以比的!”李天云摆手,这西源县,作为未来的三水交汇之地,腾飞已经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

  要说起来,也是文天祥的运气,王道明随手在九州地图上画了个圈,作为大阵的节点,就刚好画到了这里。

  说着,李天云指了指最近的一台机器,自豪的说道:“这是天工阁开发出来的东西,据说用的是什么液压传动,我是个粗人,也不怎么懂这些东西,陛下将这种机器命名为挖掘机,挖掘机用的是一种名为黑油的东西作为动力!”

  所谓黑油,就是后世的石油。

  “那些运送土石的,都叫拖车,也是用黑油做燃料,一台顶百人,还不知疲惫,文大人第一次见想来也是感到惊奇,说实话,我第一次见时,甚至以为自己在梦里!”

  说道这里,李天云不禁微微一叹:“文大人莫要以为这便是天工阁所有的手段,我暗地里听闻,这些机器,在天工阁里,都已经是被淘汰的,现在天工阁里甚至已经打造出了可以用真气作为燃料的真气机,只消数十个先天高手联手注入真气,力量要超越这些机器的百倍!”

  “陛下是真神人,文治武功,秦皇汉武比之也要逊色,最初时候,陛下要传扬百家学问,我也是不能理解,那些奇淫技巧,下九流的东西,传扬了也没什么用处,现在看来,却是我太短视了!”

  文天祥点头:“这些奇淫技巧,实在是不可思议,现在一人便可顶百人用,难以想象,未来又是一副怎么样的光景!”

  “不过若是让这些东西将人需要做的事做完了,那所有人都不是无事可做,没事做的人,岂不是要饿死?!”文天祥突然有些忧虑,他智慧奇高,想的远比其他人深,但从这些机器的效率,便想到了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

  李天云闻言,却是大笑:“文大人,想来你偏居此地,未曾关注京城的消息!”

  “此言何解?!”

  文天祥讶然。

  李天云笑道:“数个月前,这些机器刚一出现,便让星火大学里,掀起了一场辩论会,当时我恰有闲余,也去凑了一下热闹,几千个有学问的人相互争论,就连我这个不读书的都差点被感染。”

  “就文大人刚才提出的忧虑,两边争论了大半个月,还没有论出个结果来,到最后,两边的年轻学生,甚至差点打起来!”

  “后来怎么样了?!”文天祥出言问,心里却是有些遗憾,单从李天云的描述,文天祥就可以想象到,那是何等盛况。

  李天云肃然道:“后来此时惊动了陛下,陛下下达了一纸皇令,“天下之利,九成归民,一成归国,无可改也”!”

  “这意思是朝廷给百姓分粮食,分银子,不用劳作也有钱拿?!”文天祥微微皱眉,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以往千百年来,都是老百姓给朝廷交银子,朝廷给老百姓发银子,却是从来都没有有过的事情。

  李天云道:“确是如此,虽然难以想象,但放在现在这个世道,却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前几天我就听闻朝廷的百草阁,种出了亩产万斤的稻谷,听说那稻田的稻子上可以走人,也不知是真是假!”

  “亩产万斤?!”文天祥听得此言,心中更加震撼。

  “一切都不一样了!”瞭望工地,环顾四方,文天祥心中陡然感慨万千,这世间的变化,已经彻底超乎了文天祥的想象。

  看着极远处,那若隐若现的建筑,那是新修的几所小学,不过现在还是空的,秋收之后,朝廷就要实行六年义务教育,不要学费,所有满足年龄的孩子都要送过去读书,否则就是犯法,轻则罚钱,种则坐牢。

  一件件前所未有的新奇事物,不断冲击着文天祥的心灵,让他已经不知道未来究竟会走向何方,但有一点,文天祥可以预见,未来一定会是前所未有的盛世!

  “轰隆隆!”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并伴随着阵阵怒吼,随即而来的,便是绚烂到极点的神辉。

  “文大人莫要惊慌,不过是一个想要劫囚的贼子罢了,有千户大人在,区区贼子,不摘话下!”李天云出言安慰。

  “劫囚?!”文天祥疑惑。

  李天云笑道:“文大人之前不是问过我,此地为何有这么多锦衣卫坚守,当时我没有回应,现在既然将大人见到了,也就不瞒大人了,这里的一群劳工,曾经其实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按照律法,这些人都该斩首示众,不过陛下仁慈,给了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也就是所谓的劳改!”

  “你看那个两个光头,他们一个是法华寺的方丈,还有一个是烂柯寺的方丈,曾经都是宗师境界的高手!”

  “还有那个黑瘦的女人,是慈航静斋的当代圣女!”

  “慈航静斋的当代圣女?!”文天祥顺着李天云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有些不敢相信,江湖上传闻,慈航静斋的圣女无疑不是绝代佳人,一颦一笑可谓是倾国倾城。

  但李天云所指的女子,却是一个皮肤黝黑,身体纤瘦,脸蛋虽然精致,但绝对算不上绝色,至多比寻常村姑漂亮一些罢了。

  李天云看出了文天祥所想,当即解释道:“美貌都是娇养出来,日夜劳作,日晒夜露,时间一久,仙子也要变村姑!”

  就在文天祥和李天云说话的功夫,不远处的战斗已经落下了帷幕,一个看起来约莫二十三四岁,生的事风流倜傥的公子哥模样的男子被押了下去。

  李天云看了一眼,拍手笑道:“这人,估计也是像之前那些人一般,为了过来一睹慈航仙子的仙颜,少年好色而慕艾,待会又有些趣味了!”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工地上就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万念俱灰的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