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万世剑冢 > 第四十九章、不过就是一碗热汤面(下)

第四十九章、不过就是一碗热汤面(下)

  燕寻捧着宽碗顺着面汤吃掉了最后一口面,半晌缓缓吐出一口热气,莫名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吗?”接过燕寻的碗放到一旁,二师兄面色沉静如水。

  之前?

  听到二师兄的话,燕寻心头一跳,忽然想到那滴祖龙真血。他虽然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但肯定跟这滴龙血脱不了关系!可眼下的事实是,这一茬连提都不能提起,他根本没办法解释这滴血的来历……

  “之前,突破的时候,浑身突然一阵剧痛,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燕寻对于编造的这个半真半假的故事能不能骗过二师兄,心里没有半点底。可即便知道后山的师兄们都对他极好,但对于剑冢的事情,他仍旧下意识的隐瞒了过去。

  然而二师兄显然并未太过深究,只是面色平静的看着他,开口说道:“你之前变成了一头龙,还和老师打了一架。”

  “嘶……!”

  燕寻狠狠地吸了一口凉气,牵动了腑脏,有些轻微的闷痛。然而现在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二师兄的这番话吸引了过去,并未感觉到腑脏的不适。

  我变成龙和夫子打了一架?!

  燕寻看了看自己浑身的绷带,一时间有些不能接受,却又无法解释这一身的伤势!看样子的确是夫子打的……可是,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可能变成一条……

  燕寻愣了愣,看着自己的双手一时间有些发愣。

  之前,好像是生长出来了鳞片?

  当时剧痛和暴戾充斥着他的脑海,但他还仍然留有少部分的记忆印象。他很清楚的记得,从自己的皮肤中钻出来了一枚又一枚,闪着寒光的鳞片!

  “我……变成了龙?”燕寻的呼吸有些粗重,完全想象不到自己变成龙的样子。

  “你有一部分龙族血脉,大概是在你修炼的过程中觉醒了,所以导致你没办法控制自己体内多出来的力量,被迫进行了化龙。”二师兄又再次说出一件令燕寻难以接受的事情。

  燕寻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出言问道:“二师兄,你是说,我有一部分龙族血脉?”

  事情好像跟他想的有些偏差,但现在回想起那滴龙血无缘无故的融入了体内,似乎有些蹊跷得过分。可如果自己拥有部分龙族血脉的话,那么整件事情就说的通了……

  自己真的有龙族血脉!?

  燕寻看着二师兄,希冀从二师兄嘴里得出自己想要的那个答案,但显然,二师兄不会骗自己。

  “你母亲是龙族公主,夫子与你父亲是故人,不会弄错。”

  二师兄轻轻颔首,看到双眸略显黯淡的燕寻,于是出言劝慰道:“这次血脉被唤醒,对你来说未必不是件好事。当日夫子虽然出手将你的龙族血脉封印住了,但龙族血脉觉醒时带来的一些益处,还留在你的体内。”

  “比如说,轮椅可以扔掉了。”

  二师兄轻轻地拍了拍燕寻的肩膀。

  ……

  “二师兄……”君涯想着小师弟那副平静的表情,莫名有些担心。他是能理解小师弟的,一个好端端的人突然有一天变成了一头凶残暴戾的野兽,换做是谁都接受不了。

  哪怕这只野兽是世人皆无比敬仰的龙……

  一个帝王,哪怕他再喜欢龙,也不会希望自己变成龙!

  世人皆是如此。

  龙亦为妖,世所不容!

  “该说的,我们都说了。他若能看破,便得自在,若是仍勘不破,那说了亦是白说。”二师兄眸光清淡,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众师弟们:“不管是龙也好,是人也罢,都不是自身能决定的,自身唯一能决定的,仅仅是横在人性和兽性之间的这把尺子。他始终是夫子的门生,亦是我等的小师弟,这是唯一不变的。”

  六师兄跟着点点头,笑道:“我本以为小师弟平平无奇,便是坐轮椅闯荡江湖,想要叫出一个后山第九奇还差些意思。现在却是好了,剑宗,阎罗,书呆子,琴痴都不够看,后山最奇特的竟是一条龙!”

  姚谈青跟着笑了笑:“我亦是无所谓的,小师弟就是小师弟嘛,虽然我不太了解这个小师弟,但只要是夫子认下的,总不会太差。”

  “夫子认了你便是平生所憾了。”三师兄斜睨着桃花眼,慢悠悠的揶揄道。

  姚谈青脸上的笑容一僵,小声嘀咕道:“起码我的医术还算高明,你给外人算卦可没有一次准的。”

  三师兄横眉一挑,淡淡的开口道:“我刚才给你卜了一挂,上卦坤厚载物,下卦艮势连绵,是谦卦,你今日大吉,必然事事顺利。”

  姚谈青:“……??”

  你怕不是恶鬼吧!

  姚师兄敢怒不敢言。

  “如此甚好。”二师兄轻点着头,目光轻轻落在君涯身上:“明日带他去找大师兄,他心中这把尺能不能放对位置,就看大师兄的了。若他能秉持自身人性,那就仍是我们后山的小师弟,夫子的门生。若他任由兽性作恶,也还是我们后山的小师弟,不过夫子却没有这样的门生,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亲自斩了他,为老师清理门户。”

  二师兄话音落下,众师兄弟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晨风拂过众人的春衫,方才不觉,此刻却有些遍体生寒。

  人族?

  龙族?

  妖族?

  燕寻捧着手中的宽碗,碗中的面汤还澄澈透亮,只是却不再冒出热气。感受着手中尚带着的些许温热,燕寻面色平静的想了想,缓缓抬起碗,将剩余的面汤吸溜溜的喝尽。

  又是人不与妖共,又是龙与妖邪同的。

  不过就是一碗热汤面,哪有这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