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万世剑冢 > 第六十一章、剑斩跳梁丑,也斩欺人狗!

第六十一章、剑斩跳梁丑,也斩欺人狗!

  “他这么打不会打死人么?”

  卖红薯的黑瘦小哥粗粗黑黑的眉毛一挑,感觉自己的肩头被人重重拍了拍,于是翻着白眼转过头,一张精致俏丽的容颜顿时出现在眼前。

  他吴老二用人格发誓,自己这辈子没见过长得这么漂亮的女娃娃!

  这青衣飘飘,眉间有朱砂痕的女娃长得真是好看啊!

  这皙白的皮肤!

  这纤细修长的小手!

  吴老二看着眼前宛若仙女般的青衣女侠,目光一动不动,像根木桩子似的僵立在原地,表面上吞咽着口水,心中却在不停地在跟醉仙楼的青儿姑娘比较着……

  青儿姑娘没她白,没她漂亮,没她有气质,只有胸脯那两团比这女侠大了许多。这女侠也不知道是不是缠胸了,竟然看起来一马平川。

  一马平川!

  吴老二想了想忽然有些激动,这是他在城东头卖这么多年红薯以来,第一次会用成语来形容一样事物!

  “这位大哥?”

  清朗如风的声线传入吴老二耳中,蓦然让他浑身一僵,机械般的转了转头,不可置信的看向燕寻。

  这特么竟然是个男人?!

  长得这么好看竟然是个男人!

  吴老二粗黑粗黑的眉毛一耷,脸上霍然换了副表情,不屑的呲牙道:“你谁啊你!你问这么多……”

  “锵!”

  “问得好啊!”吴老二笑容满面的搓了搓手,微微低了低身子:“这莫家少爷的事情谁敢管啊!他大伯是真武七侠之一的莫飞霜莫大侠,堂哥是武当七子的瑶光剑子!在我们这小小的九华城,想弄死谁那还不是轻而易举!表面上大家都觉得他们这些小家族不敢闹出什么大事,但暗地里不知道逼死了多少人,我昨天还看到……”

  燕寻轻轻点了点头,抽出半截的郁离剑轻轻收了回去。

  “他吐血了!方家的傻大个子吐血了!”

  还未等吴老二刚松下的这口气喘匀,人群中忽然起了一阵沸沸扬扬的喧哗之声。吴老二眼前青光一闪,耳畔忽的起了一阵狂风,带着尖锐的啸鸣声破空而去!

  “砰!”

  没有开锋的青色长剑插在那莫家少爷的脚边,将地上的砖石震成了一片蛛网状,碎石纷飞,剑柄犹自颤动!

  “怎么走到哪都能碰到你们这种垃圾。”燕寻一袭青衣径直越过吴老二,分开人群,缓缓走到那莫家少爷面前,伸手提起郁离剑,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不浅的剑坑。

  莫家少爷眼神中带着淡淡的凶戾,对着身后的恶仆使了个眼色,顿时那恶仆连滚带爬的钻入人群。看着眼前多管闲事的青衣人,久在花丛的莫家少爷自是一眼便认出了燕寻不是女子,暗道了一声浪费,斜睨着眼神用下巴点了点燕寻:“你又是从哪冒出来的?想替他出头?”

  “你就当我嫉恶如仇好了。”燕寻耸了耸肩,郁离剑随意的拎在手中,很难想象方才那力道极大的一剑竟然是出自他的手中!

  “嫉恶如仇?”那莫家少爷冷睨了燕寻一眼,嘴角微翘:“你可知我堂兄是谁?我大伯又是谁?趁小爷我现在心情尚好,赶紧夹着尾巴滚,少特么来管小爷我的闲事!”

  “少爷!少爷!”那恶仆跌跌撞撞的跑回来,伸手指了指身后:“少爷我把龙帮主请过来了!”

  莫家少爷哈哈一笑,拍了拍那恶仆的脸蛋,冷笑着看向燕寻:“让你多管小爷我的闲事,现在想走可就太晚了!今日有龙帮主在此,我看你又能如何!”

  龙帮主?

  燕寻疑惑的向人群看去,只见一名身材魁梧壮硕的光头大汉领着一群拎着刀剑棍棒的小弟穿过自动避让开的人群走到了那莫家少爷跟前,煞气凛凛,看起来颇为不凡。

  “小子!跪下来给莫少爷磕三个响头,老子饶你一命如何?”那光头大汉铜铃大的眼睛一瞪,瓮声瓮气的说道。

  “你就是龙帮主?”燕寻轻轻甩了甩手中的郁离剑。

  “正是!你可认得我?!”

  “你是龙傲天么?”

  那光头大汉闻言一愣,瓮声瓮气的反问道:“龙傲天是何人?”

  燕寻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反而嗤笑了一声:“你又不是龙傲天,我凭什么认得你?就因为你有一个大光头么?”

  光头大汉勃然大怒,手中的精钢长棍狠狠地向燕寻砸去,浑身气血沸腾,滚滚血气狼烟攀升,竟有两尺来高!

  气血巅峰!

  劲风扑面,燕寻狭长的双眼轻眯,足尖轻轻一点,犹若一片青云飘身躲过这一击!精钢长棍砸落在地上,顿时将石砖劈裂出了一条深深地沟壑!

  碎石飞溅!

  “喂,那个姓方的小子,死透了没?”燕寻侧过头,嘴角轻轻翘起。

  血污中,那趴在地上的壮实少年恶狠狠地叫了一声,低沉着嗓子嘶了一声,缓缓说道:“当然,没死,就这还要不了我方辰的命……”

  侧身躲过精钢长棍的横扫,燕寻后退了几步,手中的郁离剑遥指那光头大汉,出言朗声道:“我且问你,这劳什子龙帮主,可杀否!”

  那少年趴在血污中,乱糟糟的长发披散下来,从缝隙中露出一只布满血丝的眸子,狠狠地看着那光头大汉,咬了咬牙道:“鱼龙帮帮主!打砸抢烧,拐卖少女,每一两银子上面都浸着人血!一桩桩血案皆丧尽天良!该杀!”

  燕寻轻蔑一笑,手中的长剑铮然握紧,点了点头。

  “跳梁小丑,确实该杀!”

  郁离剑轻翻,一线宵练剑意勃然迸发而出,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快到极致的青色轨迹,以诡异的角度绕过那根精铁大棍,戳碎了喉骨,又从光头大汉的后颈中露出一截寒光闪闪的剑尖!

  剑意盈袖!

  龙虎之下皆可杀!

  殷殷的血线从无锋的剑刃上流淌下来,燕寻抽剑,一股血箭陡然射出。漫天血雨中,那光头大汉如推金山倒玉柱般仰面而倒……

  “下一个。”看到那莫家少爷身旁聚集的那一堆杂鱼,尽皆目露惊恐之色,燕寻缓缓举剑,犹滴着血珠的剑尖缓缓指向了那面如白蜡的莫家少爷。

  “这个莫家少爷,可杀否?!”

  那少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身,染着血污的乱发披散下来,双眸狠狠地盯着莫家少爷,咧开嘴露出了一口白牙:“逼良为娼,侵吞良田家产,迫使无数家庭家破人亡。城东的小狗剩子、路二虾、黄老汉,还有城西的赵婷儿、钱老板……”

  少年每念出一个名字,那莫家少爷的脸色就更加苍白一分,周围的人群也爆发出阵阵喧哗之声。

  “原来小狗剩子是被那他逼死的啊!我就说一个好好的人,有手有脚的,怎么可能投河自尽嘛!”

  “还有钱老板,好好的药铺不干了,第二天就被下了狱,原来也跟这莫家有关系!”

  “黄老汉一家悬梁自尽,原来……”

  “欺人太甚!”

  “就是,就是……”

  燕寻扬了扬剑,甩下一串血迹,狭长的眸子里有淡淡的愤怒涌动,对着那莫家少爷冷冷一笑:“你看,你可真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