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一念起宸浮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魔帝是头牌(4)三更

第一百五十一章 魔帝是头牌(4)三更

  头牌?很好!怡红院的老鸨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念笑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清澈的双眸渐渐变得混沌,周身气势逐渐变得强势。

  散人真君感觉到后,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递给念笑一杯酒,道:“来喝杯酒,压压!稳住心神,莫慌!”

  念笑逐渐浑浊的双眸因散人的话渐渐消失,他接过酒杯,极为潇洒的一饮而尽。

  红唇上遗留着一滴酒露,墨绿色的双眸随意掠过四周,无意识地伸出丁香小舌轻轻一舔,将那滴酒露吸进朱唇里,这一无意识的举动,看的后面姑娘嗷嗷叫唤!

  “是,小二爷啊啊啊!!”

  “对啊!小二爷还是那么帅!不过…他为何要拍下这人,难道他和魔帝大人分手了?”

  “卧槽,绝对不可能的,爷帝粉的男人绝对承认小三位置!”最后说话的是个男子,他一出口,刚才说话的女人们纷纷看去。

  “嗷嗷——!居然还有男粉,不愧是小二爷,牛逼克拉斯!”

  “兄台,幸会幸会!”

  男子含羞道:“幸会。”

  果然,遍地都是爷帝粉,芸芸众生都爱腐!

  ……

  帝宸紧闭双眸,浑浑噩噩的站在台上,一旁的克己真君搀扶着他坐在椅子上。

  一阵清风拂过,脑中的昏沉被吹散一些,帝宸这才清醒的睁开双眸,见自己处于舞台中心,一时间羞辱感涌入心头,眼底透着浓浓的寒冷与肃杀。

  克己真君站在帝宸身边,大声道:“九千万两黄金一次!”

  “九千万两黄金两次!”

  就在大家都以为小二爷报的美人归时,一道极其不和谐的声音腾空而出,惊扰了众人。

  “本太爷出两亿两黄金!”

  众人惊掉下巴,老鸨高兴的都哭了,大家纷纷向出声的大佬看去,瞧见人后嘴角一抽,纷纷同情的看向帝宸。

  哎,好好的美人就要落入虎口了。

  喊价的人是韦府的老太爷,年过半百却极为喜欢长相精致的小处「和富强民主」男,据说他已经不举了,所以每次都喜欢用各种类型的玉势「玩弄」男子后「霆」,而且特别喜欢「含」着对方小鸡儿睡觉。

  念笑面若冠玉的俊颜上覆着一层浅浅的寒霜,转眸看向喊价之人,原来这老色头子,好!好!

  他薄唇微张,道:“七亿两黄金!”

  众人一听小二爷叫价了,统统朝着念笑看去。

  韦老太爷不悦的看了一眼念笑,端起茶杯,道:“十亿两黄金!”

  闻声,众人脑袋齐刷刷的转到韦老太爷这,吃瓜群众都立起耳朵看大佬们撕逼。

  念笑勾出冷笑,继续道:“五十亿两黄金!”

  这话一出口,连韦老太爷都坐不住了,他惊讶的看着念笑,虽知小二爷开了个青菊台,可这么多钱岂是说拿就拿的!

  老鸨质疑的问道:“小二爷,这么多人看着您,您可不能最后不付账啊!”

  念笑随手又丢了袋钻石下去,道:“爷,从不说大话!”

  但,他的帝宸无价!这钱,你怕是要去阴间收了。

  老鸨一脸奸笑的收起钻石,笑道:“那是自然,小二爷为人正直,正直!”

  帝宸听着二人对话,抬眸望向二楼说话的人,正巧念笑的视线也看向帝宸。

  两人视线撞在一起,刹那间仿佛一切变得静止,所有的一切都定在原地,两人的双眸只能存下彼此。

  仿如,时间白驹过隙,爱情一眼万年。

  只是一个瞬间而已,却仿佛穿越千年,仿佛她轮回百转,只为了这一刻的遇见。

  帝宸只知道,在停滞的呼吸里,所有的思绪也随之停滞,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诸如眉目如画丰神俊朗之类的,都不能形容眼前之人万分之一。

  他感受着自己狂跳的心脏,心动,就是这一个瞬间,只是看了一眼,便入了心。

  最后…念笑不好意思的别开双眼,他生怕自己再望下去,会哭。

  帝宸见对方别过脸不去看自己,心里莫名涌出一股失落,连他都觉得很诧异。

  韦老太爷看着台上的美人与念笑相互对望,心里腾盛起一股不甘的怨念。

  他不死心的再次开口,道:“六十亿两黄金!”

  这是他的极限了,不能再加了!他就不信拼不过念笑这小崽子!

  “还敢加?”念笑彻底恼怒了!

  他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众人只见一道身影从空中掠过,紧接着一道惨叫声响起。

  “啊——杀人了!”韦老太爷身边的男宠手捂脸尖叫着。

  众人闻声望去,见韦老太爷喉咙被割破,此刻正想野猪放血一样,嗷嗷的往外喷血。他身旁站在手持血扇的小二爷,只见那扇叶上还残留着鲜血,“滴答滴答——”落在地上。

  念笑歪着脑袋抬头,一脸似笑非笑的说:“还有人叫价吗?”

  墨绿色的双眸泛着诡异光泽,他舔了舔嘴角,邪魅似修罗,危险且迷人。

  “啊啊啊——”众人害怕的四处逃窜,生怕小二爷一激动殃及无辜。几息后,整个大厅只剩下寥寥数人,爷帝粉们悠哉的坐在原地,都没动过位置,该吃吃该喝喝,她们深知小二爷决不会滥杀无辜,只有那些无知且贪生怕死的人才会逃。

  老鸨痛心疾首的看着没结账就跑的客人,指着念笑鼻子就开骂:“你个丧门星,嫉妒我家生意好就来搞破坏,你的心咋那么黑!”

  散人真君一听自己徒弟被骂,顿时不乐意了,开口道:

  “你个不知羞耻道德败坏的黑寡妇,骂谁丧门星,我徒弟说不给你钱了吗?逼逼叨个没完,你以为你绑在台上的是谁?今日的一切就算我徒弟不追究,它日对方醒来,你也是等死的命!愚昧无知还爱犊子的人,赶紧收拾收拾去世得了!”

  论唇枪舌战,他散人就没怕过谁!来啊!骂不死你算我输!

  台上的帝宸听见念笑被骂,矜冷的眉头高高皱起,他哑着嗓子发声,“我并非此地之人,尔等将我绑来,已是犯法!”

  沙哑的嗓子说话很费劲,念笑听着心疼极了。

  他连忙回到他自己的位置上倒了杯温水,然后走到台上递给帝宸,道:“没人用过的,你润润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