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开局变成黑色切割者 > 第二十二章、霸道的总指挥!

  无论是任何的世界,任何的场合,但凡是涉及到议会两个字那都必然是枯燥乏味。

  多玛帝国虽然是皇室帝国与萨克尓联邦那种由魔法议会牵头,在由各个部落组成的集合组成的抱团组织不同。

  但国之大,势必会有争吵不住的时候,就算是多玛帝国这样的庞然大物也不免于此。

  多玛帝国有些六百年的开国历史,上一任索伦克皇帝是个位才情卓绝的明君,他囤军养士,注重国本,以开疆扩土为宏图志愿,更是将这庞大无比的帝国推上巅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势时期。

  只可惜这位英明的君主只是个普通人,在一次遭遇到萨克尓联邦魔法议会的那群老家伙猝不及防的刺杀后,不久便撒手人寰,未能完成宏愿。

  而遭遇了此番变故,上任接手帝国的芙蕾雅女皇手腕铁血,仅仅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肃清了帝国内部不和谐声音与障碍,挥军南下,将几十万大军送到了萨克尓联邦的家门口上,打算为父报仇。

  自此,才正式拉开了米歇尔平原上的这一次战役。

  中军大帐内,足有篮球场大小的议会厅里满满登登的挤满了人。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悬挂着帝国标识,那展翅的雄鹰闪亮,栩栩如生,仿佛下一秒就会突破枷锁,冲向苍穹。

  虽说是会议,但帝国的会议与想象中的领导讲话,下属倾听十分不同。整个议会厅就像是个闹哄哄的菜市场,文官挽袖,武将拍桌,吵骂声络绎不绝,都在为己方争辩。

  “等……等他奶奶个腿等,要老子说,没什么弯弯绕绕的,就直接挥着几十万大军杀过去,那群蛮子拿什么来阻挡几十万大军进攻。”

  一个穿着深黑色铠甲的络腮胡武将猛的一拍桌子,嚷嚷的大嗓门整个中军大帐都能听的是一清二楚的……

  “屁,粗鄙武夫,没头没脑。你们知道几十万大军动一动那得要多少钱?像你们这种人冲锋打仗还凑合,商讨战略议会这种重要事项还有什么可参与的……”

  应答的人是个黑甲立冠的中年人,他的嘴角留着两撇弯弯的八字胡,铠甲打磨的油光锃亮,就算是束身的铠甲,也依旧藏不住他的大肚腩和身上的富贵气,一看就知道是后勤部的高官,而且地位不低。

  “呵……武夫冲锋陷阵,那是我们武夫的本事。要是换你们这群肥头大耳的家伙上去打仗,还不得被人给杀的哭爹喊娘?瞧你们一个个吃的。肥头大耳。要是宰了,都够战士们过冬吃顿年夜饭了。”

  “没少贪吧?”

  一个年岁不大的年轻武夫不甘示弱的冷笑怼了回去。

  武夫善战,但不代表每一个都是大老粗。在座的不少武夫骑士都是从职介者学院毕业的,能抗能打,嘴皮子也不弱。从职介者学院毕业,那可都是实打实的文化人……

  “你……你别乱说,”

  出师不利,刚一开口就被扣了顶大帽子下来。

  这个富态的后勤官,也不禁慌了起来,这种罪名可不能随便承认,要是坐实了贪污之名可是要掉脑袋的罪过。

  可他刚刚说完,还没来得急辩解什么,就被那个年轻骑士给冷笑的打断。都不给他反驳的机会,年轻骑士便又是一顶大帽子丢了出来,虽然没有施加任何色彩,但依旧精准至极的盖在了富态后勤官头上。

  “还有,我觉得你似乎对我们武夫有些许的偏见,刚刚你的话似乎也把艾伦娜殿下给一并套入其中。”

  “你的意思是我们武夫只配出生入死,只配冲锋陷阵,不配参加帝国会议,艾伦娜殿下也没有资格参加会议?”

  年轻骑士的眼中藏着爱慕之色,在说着这话的时候,还忍不住朝着侧方静坐的女武神阁下拱了拱手,证明自己没有冒犯之意,只是就事论事。

  不得不说,说话的骑士虽然容貌年轻,但偷换概念有一手,明明富态后勤官是瞧不起粗鄙武夫,可到了他的嘴里却是变成了瞧不起帝国支柱信仰般的艾伦娜,这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话柄要是被人抓住那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贪污能够解释的,随着年轻骑士的话语一出,原本嘈乱的中军大帐内更是短暂的陷入了寂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唰”的一下,下意识的朝着主位侧方的艾伦娜看去,看着那个无聊的和冰龙女士聊着闲散话题的女武神小姐……

  艾伦娜的身份不容置疑,这样敏感性质的话题落在这位的身上让所有人都跟着紧张了起来,而被扣上大帽子的富态后勤官更是被吓得脸色煞白,满头大汗,就连和他有些干系的后勤一众高官都是紧张兮兮,担心会不会牵连自己。

  在场后勤一系,官职最大的后勤干部,赶忙起身,朝着艾伦娜所在方向解释,

  “殿下,西罗特这人一项这般,做事说话心直口快,不加考虑,也是时势使然才会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武夫本就是帝国的立国之本,我们后勤和前线本就是一体,绝无二心,请殿下明鉴。”

  达坎达诚惶诚恐,他一边说着还一边强调着忠诚,顺带着把这个叫做西罗特的富态后勤官和后勤部门往出摘,不想给自己的对手留下什么话柄。

  皇室威严不可触。

  “我知道。”

  女武神小姐战力卓绝,可在官场上这些门门道道她就是外行,也没多想的应了句。

  这种议会她见多了,无非就是你吐我一口吐沫,我泼你一头脏水,看最后谁的水源准备的充足,谁就是胜者。

  她也没兴趣陪这群家伙在这里扯着嗓门打嘴仗。况且,她又不傻知道这个富态后勤官也不过是个被丢过来的斗败者而已,她没兴趣追究。

  “多谢殿下。”

  外勤高官‘坎达坎’低着头抹去额头上的好汗水,庆幸着自己站出来的及时,否则这顶大帽子砸下来,可不是谁都能扛得住的……

  还没等坎达坎为自己的及时庆幸多久,议会桌的主位前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来,让他再度惶恐了起来,

  “坎达坎你也是后勤的老人了,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的道理你应该懂。这一次冒犯到殿下,殿下宽容大量,不追究是你运气好,但我不想在下一次的议会上看到这张脸,你明白吗?”

  这个没有重量且熟悉的声音,后勤高官坎达坎的心头咯噔了一下。紧跟着,他赶忙低头,点头哈腰的应答。

  “我明白,我明白总指挥大人,这件事情我回去就立刻处理您放心,下次议会上您一定不会在看到这张脸的。”

  这些往日里在军营内颐指气使、看人都是鼻孔朝天的后勤高官,此刻在面对着这个有着帝国军神、米歇尔平原驻军总指挥的年轻人面前,点头哈腰,就像是个孙子一样,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坎达坎在心中把这个自己一系乱说话的富态后勤官的直系亲属捋着族谱骂了一遍,要不是这家伙给人落下话柄,他怎么会站出来装孙子。

  这下好了,他们被鹰派的人给彻底的压过一头,接下来的议事也没有什么主动权了。

  这议事可是决定了接下来几十万大军的走向,不说其他方面。光是那一笔大到吓人的军费就是天文数字。

  这钱可都是要从他们后勤这里走。一想到这些,坎达坎的心都在忍不住的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