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开局变成黑色切割者 > 第二十七章、我们间的叛徒

  “这就要干架了?有点太突然了吧?”

  没经历那场战争会议,苏清自然不知道兰法斯对于立冬挥军征战的消息。

  而且最近这几天里,苏清大部分时间都在和王幺幺小朋友聊天,虽长了腿,可他对于外界的情报和收集还是有些闭塞,主要是不上心。

  这一次坐镇前线,艾伦娜和几个帝国高级战力的参议呆在帐篷里,没急着打前锋。

  按照艾伦娜的个人想法,她是想率先出阵和抗魔军团一起出战去往前线杀敌,作为鼓舞士气,身先士卒的表率。

  不过,她的提议被兰法斯拒绝了,其缘由是“你已经不在是曾经那个籍籍无名的普通将军,而是指挥高层,甚至是帝国的军心和代表”,贸然出手的话可能会打乱兰法斯的规划,甚至是引动高层战争。

  所以出于大局观考虑,女武神小姐还是按耐住了自己的想法,和其他参议一起呆在了前线军帐,属于他们的战争不会这么早的开始的。

  被锁在剑鞘里,可对于苏清的视角而言,却丝毫不受影响,灵识赋予他的力量是感知四周,而不是用眼睛去看。

  “艾伦娜殿下?您就打算用这把兵器战斗?”

  阶位比冰龙女士还要高上一阶的四阶大魔导士,拉斐尔参议辐射着自己的精神力监察着前线战场上的情况。

  突然,他的目光掠过了艾伦娜所佩戴的长剑上,目光略显错愕的脱口问出,引来了前线军帐中其他人的注视。

  精神力探查之下,区区一把剑鞘自然是抵挡不住。拉斐尔参议自然是一眼觉察到了其中的端倪,艾伦娜腰间佩戴的竟然是一把断剑……

  虽然有关于女武神小姐随身佩戴断剑的怪癖早已在帝国军中有所流传,可拉斐尔对此却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

  他是不相信的。

  骑士到了高段阶位,掌握了星辰之力后,虽然对于武器的刚需已经没有初入段位时那么大,只要附加上星辰之力,任何武器都会变得锋利无比,削铁如泥。

  可……纵使如此,一把足够坚固的武器对于职介者而言还是影响很大的……

  拉斐尔参议看不透苏清的存在,自然也是抱有质疑。

  “当然。”

  艾伦娜的俏脸上漠然表情不变,并未对于拉斐尔的质疑感觉的到有任何不妥。

  自大有了这把断剑开始,她都已经不知道被人质疑了多少回,早就见怪不怪。

  “殿下,虽然可能有些冒犯,可我还是认为您应该换一把武器。高阶职介者的战斗极有可能会影响到这场战争的走向,我们应当以稳妥为主。”

  那怕艾伦娜对于星辰之力的掌控已经到达了一个相当强悍的地步,可拉斐尔还是相当含蓄的提出的自己的建议。

  他不认为,这样一把破破烂烂的断剑能在战场中发挥出什么奇效。在这场足以载入后世史册中的宏大战役,若是因为艾伦娜携带着一把破旧断剑而导致高层战力溃败,成了一边倒的形式,那么可以说女武神小姐这么多年攒子下的一世英名可能就毁在了这里,拉斐尔参议好心提醒。

  “如果殿下没有什么趁手的兵器的话,我这里还留有一把早些年剩下的附魔长刀,虽然许多年未曾使用,但也还算成色颇新,经常保养。”

  “殿下如果现在需要的话我可以为其取来。”

  而一旁很少说话,沉默寡言的哈利参议也是如此。

  显然,他也和拉斐尔一样觉得艾伦娜这样上阵的想法稍微有些儿戏了,这可是一场足以载入史册的大战。

  两位参议好心的提醒,落在冰龙女士的耳中就是一阵冷笑。别人不清楚,她可知道这个兵器的底细和尿性。

  别看只是把兵器,可这家伙很记仇的,一不小心说了坏话被它听到,可是要小心被抓到机会报复,那可就小心喽。

  冰龙女士冷笑的在长凳上咸鱼似的翻了个身,要知道她都已经被那个没露过面的腹黑器灵给记恨上,自然也没打算去提醒他们什么,也没义务。

  凭什么我一个人被记恨,而你们却都一个个好好的,这很不公平,所以有些腹黑的冰龙女士觉得这样不对。

  既然大家都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自然是要有福我来享,有难你们来挡。

  既然都被记恨了凭什么跑的了你们,跑不了我?

  所以,她很是时候的在一旁拱起了火,“就是就是,一把破剑而已,我都已经劝过她好多次了,就是不听。”

  冰龙女士破剑二字的音节咬的很重。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破罐子破摔,反正我都已经被记恨了,也不怕在多一点。

  一时间,五人所在的前线大帐内,除了没说话的罗可多将军之外,其他人三个人的矛头全然指向了艾伦娜,或者说指像了腰际处悬挂的苏清。

  可怜的哈利参议和拉斐尔参议当然不可能知道,他们之中混入了一个叛徒,还真的傻傻的以为冰龙女士与他们是在声讨的同一战线之上……

  “我丢,这臭娘们,还敢说老子破,破剑怎么了,破剑吃你们家大米了?”

  显影形态下的苏清愤愤不平的站在两个腹诽他的老家伙身后手舞足蹈。

  他想打人,可显影状态下,他的任何攻击都是无效的,别说打人了,连只蚂蚁都踩不死……狂怒无能。

  “很好,臭女人和这两个老家伙,你们很勇啊。这个仇,我苏清记下了,山高水远,咱们来日方长”

  苏清默默的掏出小本子记了一笔。同时在心中把拉斐尔和哈利两个人列入到一等罪人的层次,而冰龙女士则被拔高到了二等罪人的程度。

  反倒是艾伦娜,她古怪的看了眼萨莉,那神态仿佛是再说,“姑娘,你不对劲啊”

  明明你都知道这武器是怎么回事,还在那边声讨,这明晃晃的拉人下水,情况不对。

  不过就算知晓了冰龙小姐心中打的小算盘,她也没有点破。毕竟披着破兵的断剑可是她的秘密武器,要在战场上针对那群魔法师,太早暴露的话很容易出现变故。

  这种事情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的,人多嘴杂,难免会有出现披露的时候……

  有实力,还藏了一手针对法师的杀手锏,所有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不过唯一令女武神小姐感到苦恼的问题是,这把武器她根本无法去操控,或者说无法直接操控。

  武器什么时候变形,变成什么形根本无法由她决定,而是要看器灵心情,最坑爹的是她现在还无法和器灵沟通。

  这样艾伦娜感到颇为无语,自打上一次变成了超级无敌霹雳开天绯红除魔神枪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那把枪的样子。

  女武神小姐叹息了一声,希望别出现什么纰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