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一世独尊 > 第九百七十一章 殿宇争锋

  怎么回事?

  突然开口的林云,将众人吓了一条,都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过来。

  石煊和宋锐,目光同样是惊疑不定看了过来。

  噗呲!

  众人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见朝那正面墙壁出手的身影,直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整个身体在触碰到墙壁的刹那,被直接撞了出去,紧接着浑身上下燃烧其金色的火焰。

  惨叫声顿时响了起来,那人在震飞的途中,还来不及落地就被烧成了灰烬。

  而那墙壁上,一双金色的眼睛缓缓浮现,布满主殿的花纹都在此刻被直接点亮,仿佛火焰一般熊熊燃烧。

  “金乌神眸!”

  感受到那双目中透射出来的威严和冷傲,所有人都觉得不寒而栗,脸色微变。

  等到那墙壁上的双目消散之后,墙壁上有一幅画卷缓缓并拢,等它隐没之后,笼罩在主殿中的压抑,方才渐渐退去。

  “好可怕的眼神……”

  “一眼就震飞了出去,整个身体直接燃烧了。”

  “那是太阳真火吧?”

  “肯定是金乌的眼睛,金乌神眸!”

  大殿中议论纷纷,众人都神色都显得颇为凝重,就连宋锐和石煊眼中闪过极为惊诧的震撼之色。旋即这么震撼便转化为狂喜之色,这就是他们所想要的宝物,至少是媲美圣品丹药的存在。

  林云目光闪烁,他出言惊醒终究是迟了一步,这主殿中的宝物想来是和这双眼睛有关了。

  不过这双眼睛的背后,究竟有着什么,还真是未知之数。

  虽说如此,可主殿中的气氛都显得有些沉闷,没有人率先开口,更无人敢乱动。除了这双眼睛的确可怕之外,也怕真拿到了宝贝,会被大殿中的其他人攻击。

  起码有宋锐和石煊在此,不会眼睁睁看见别人拿走宝贝。

  比起这禁制,永远是人心更可怕。

  想想那石煊,之前为了夺走神火乌的妖丹,便大开杀戒不知道弄死了好几人。

  大殿中,时不时有目光,偷偷瞥向石煊,打量着他的神色。

  石煊心知肚明,环顾四周,淡淡的道:“明人不说暗话,这幅画卷我要了。不过我要是这样拿走画卷,估计也会有人不服气,我也不强人所难。大家各凭本事,都可以上前一试,能拿到画卷的人,我愿用等价的宝贝来换。不能的话,嘿嘿,那也没啥好说的。”

  他这话听着没那么刺耳,可仔细想想,分明有些拿人当诱饵的味道。

  毕竟,那双金乌神眸的威慑力还是很强的,让这石煊贸然去试,他也未必有这胆子。

  可即便知道其中道理,在场的人也未必有什么好的选择。

  别说这通天之路,就算去了外界,也一直如此,强者为尊。

  有人目光闪烁,动心的不在少数。毕竟这石煊身上的宝贝还是不少的,光是他在道场上收获的那枚妖丹,价值就不比墙壁中的那幅画卷差了。

  若真愿意兑换的话,还是有很多人愿意的。

  “我来。”

  一名天魄三重境巅峰的青年,神色略显紧张的站上前来,目光直直的盯着前方墙壁。

  石煊和宋锐,目光也在此时,显得颇为紧张起来。对这金乌神眸,威力究竟有多可怕,两人心中其实也没啥底。

  来人将三大气海同时催动,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一步一步缓缓靠近那布满花纹的墙壁。

  他没有像最初那人直接硬轰,而是靠近后缓缓伸出手掌,将真元灌注其中旋即印在了上面。

  轰!

  墙壁上的花纹被点亮,不仅是正面的墙壁,左右两侧的墙壁同时都在这一刻亮了起来。

  整个大殿仿佛瞬间燃烧了起来,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厚实的墙壁突然虚幻了起来。他的手掌直接伸入其中,一幅卷起来的画卷,出现在他手臂的正前方。

  “这……”

  众人面色微变,就连林云眼皮也是跳了一下。

  这还真是诡异,不会真被此人拿到了。

  “抓到你了!”

  那人身体猛地一窜,半个身躯就探进了墙壁,右手以迅雷之势抓了过去。

  哗!

  画卷在此时缓缓展开,并未挪动,可那人的身躯却仿佛和画卷永远隔着一段时间。等到画卷全部展开之时,他的手掌依旧没能触碰到,反倒是整个身体大部分都钻进了墙壁。

  众人倒吸了一口寒气,此刻所有人都感觉有些邪门,好像哪里不对劲。

  咔擦!

  突然,异变传来。那人裸露在墙壁外的身躯,陡然滑落了下来。其在墙壁中的身躯,豁然转身,瞧见自己分离的半边身躯,眼中露出极度惊恐的神色。

  可在那双神眸的注视下,他陷在墙壁中的身躯,却是突兀的燃烧了起来。

  与众目睽睽下,燃烧成了灰烬。

  画卷再度并拢合上,墙壁上的花纹黯淡下来,整个殿宇恢复如常。若不是地面上,还有那人的半边身躯,所有人都会觉得刚才所见只是一场幻觉。

  如此一幕,让整个主殿的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之前动心的人热情也都凉了下来。

  太过于诡异了,有些无法理解。

  石煊和宋锐眉头微皱,以两人的眼界,也感觉想要拿到这画卷相当麻烦。

  就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中,无人出手,林云盯着墙壁上的花纹,沉默片刻,一步迈了出去。

  当迈出去的刹那,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呼吸立刻变得急促起来。

  这是要做什么?

  难道这林云不怕死嘛,之前可是不明不白,就在这双眼眸前死去了两人。

  三面墙壁上的花纹应该是某种灵纹,起码是五品以上的圣纹,勾连纵横间结成了某种阵法。

  看似诡异,实际上有规则可循。

  第一人强攻,死的最惨,直接被阵法的威能反震而死。第二人谨慎,想要尝试震碎花纹后,直接从墙壁内将画卷取走,可却直接陷在了其中。

  那画卷中的金乌神眸,实际上就是此阵的阵眼,当它展开后则是整个阵法彻底催动之时。

  其实无论哪种方法,只要在画卷展开之前得手,都可以安全退出来。

  这是林云自己的推测,可推测毕竟是推测,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我就不信,一个没人操纵的灵阵,能够有多逆天!”

  林云目光闪烁,轻声自语,灵阵再强无人操纵始终都是死阵。此此地的阵法,明显留有一线生机,并未堵住所有后路。

  显然,这只是前人留下的一场考验罢了,不会太过无解。

  林云真元涌动,五指紧握的刹那,一拳轰在了墙壁上,直接选择强攻。

  嘭!

  在诸多目光的注视下,林云拳芒狠狠印在了墙壁上,就在刹那间他的脸色瞬间有了微妙的变化。

  他能清晰的感受到,伴随着墙壁花纹的点亮,那阵中蕴含着磅礴火焰火焰,犹如星辰般缓缓转动了起来。

  那惊人的力量,汹涌澎湃,狂躁而暴戾。流动的金光,像是上古的凶兽的气血,正在沸腾燃烧,就等着雷霆一击将其反杀。

  墙壁内的画卷还未展开,便有惊人的力量震了过来,林云整条手臂都在疯狂颤动起来。

  青霄,紫鸢!

  两大剑诀同时催动,紫色的光芒从其身上爆开,磅礴剑威呼啸而起,抵抗着墙壁中涌来的狂暴火焰之威。

  咔擦!

  本来还算起鼓相当的争锋,可当墙壁内的画卷,缓缓展开之时。林云身上涌动的剑威,顿时出现丝丝裂缝,隐隐间有随时都要崩溃的架势。

  “有点麻烦。”林云面色微变。

  若是剑威完全崩溃,等到那画卷展开,金乌神眸盯住自己的刹那,必然死路一条。

  “这小子,要完蛋了。”

  石煊和宋锐,眼中露出不屑之色,各自嘴角勾起抹冰冷的笑意。

  不过也算是做出了一番贡献,试探出了这墙壁花纹的威力,到底是什么级别。

  可这两人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收敛,林云身后忽然浮现出金翅神人的异象,其紧握的拳芒中有刺眼的金光从缝隙中迸发出去。

  那隐然间要崩溃的剑威,在瞬间稳固,且锋芒变得更为凌厉起来。

  挡住了?

  两人大吃一惊,有些戳手不及。

  咔擦!

  祭出日曜神拳的林云,抵挡住灵纹的反震之力,一拳震碎花纹,在墙壁中将尚未完全展开的画卷径直接握到了手中。

  “到手了!”

  林云握着画卷,闪电般退了开来,眼中露出浓浓的喜色。

  毫无疑问画卷中的金乌神眸,蕴含着金乌大道的某种道韵,对修炼日曜神拳和拥有逐日神诀天魄卷的他来说,有着无比巨大的好处。

  甚至这画卷,还说不定是整个日曜星宫传承的关键。

  不过当林云抬头之时,石煊和宋锐面露笑意,挡住了他的去路。

  “葬花公子果然名不虚传,石某言出必行,你既拿到画卷,石某也愿意用等价的宝贝来换。一枚星元丹,应该足够了吧!”

  石煊眼中闪过抹嘲弄之色,反掌间取出枚星元丹,随意把玩起来。

  哗!

  此言一出,大厅中立刻想起阵阵喧哗之声,这石煊竟然用一枚星元丹来换画卷。简直就是在羞辱对方,这哪里是等价兑换,分明就是强抢。

  林云目光闪烁,冷冷的看向对方。

  且不提星辰火中的恩怨,之前神火乌的翎羽,大言不惭说送给自己。眼下一枚星元丹,就想换走自己辛苦争取的画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你这脸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可看着怎么欠抽呢。”林云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可这说出来的话,却将主殿中的人吓的半死,噤若寒蝉。

  石煊和宋锐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去。